天价租金侵蚀伦敦唐人街中餐业 华商面对多重危机

更新时间:2021-06-22 09:37:05 作者:文韬 阅读:479

中新网11月18日电 据英中网援引《英国商报》报道,由于世界各大城市租金上涨,位于城市市中心的唐人街餐馆被迫迁移至租金相对低廉的区域。报道称,除了租金上涨,世界各个唐人街餐饮业同时面临着移民局搜查、国际热钱流入等问题。伦敦唐人街是否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英国商报》记者对此展开了调查。

天价房租侵蚀中餐生意

唐人街是伦敦历史的一个组成部分:它曾是英国多名艺术家的旧居地,也是邮局的诞生地,这里曾是法国胡格诺教徒的聚居区,后来变成了马耳他人社区,现在又成为了生气勃勃的伦敦华埠,汇集了大大小小的华人餐厅,渐渐连成了如今蓬勃兴旺的的华人社区。

但色香味俱全的中餐业背后,也隐藏了房租上涨、移民局搜查、用工荒等多重危机,威胁着伦敦华埠中餐业的发展。

随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口在伦敦定居,伦敦市中心的高端商住用地竞争愈发激烈,黄金地段的租金和房价随之持续飙升。世邦魏理仕(CRBE)房产机构表示,由于伦敦市中心高端市场的租金和收益率,London Soho写字楼的价值五年内上升了65个百分点。商业区的房价比起18年前更是大涨234%。

近期伦敦中心区租金不断攀升,与国际投资的刺激、房地产供给下降、需求上升不无关系。第一太平太维斯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截止到今年第三季度,伦敦西区的投资额为23亿英镑,物业空置率下降4.3%,报告还显示,2013年第三季度伦敦西区租金同比增长5%,为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今年4月,位于唐人街爵禄街的粤菜老店顶好酒家因无法交付高昂的租金而被迫关闭。据业内人士称,该店租金为100万英镑上下,商业地税5万英镑。

华人参政计划行政总监胡沛成表示,虽然伦敦唐人街的中餐馆在高峰期客流量大,但是仅仅依靠高峰期的客流量,难以平衡整个餐馆的经营。近年来,唐人街几家餐馆已易主,从中餐经营变成了更多有利可图的博彩投注站。

伦敦唐人街风水轩餐馆的老板李玉媚,于2003年通过打官司拿下风水轩的经营权。李玉媚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风水轩每一年的租金大约是30多万英镑,商业地税大约10万英镑,加起来差不多50万英镑,交上去的租金和地税的总额可在伦敦买一间公寓了。另外,风水轩的租金每5年重估一次,每次涨10%至15%。如果唐人街商户能够团结起来,我们下一个罢市的对象就是业主。”

她说:“要是有一天我放弃了经营十年的风水轩,那一定是因为高昂的租金。”当记者问到是否会把风水轩迁移到租金相对较低的区域时,李玉媚表示,风水轩是自己一手经营起来的,所以没有考虑过迁移,如果能够找到懂得餐馆经营的人会考虑卖出去。

目前,包括风水轩在内的65家餐馆、63家商店、34,000平方英尺的唐人街商业房产都属Shaftesbury地产公司所有。Shaftesbury房产公司Tom Welton 对伦敦唐人街租金的质疑不予置评,其媒体及市场部的负责人Tom Ville表示,伦敦的发展欣欣向荣,富有活力,这肯定也给唐人街带来了商机和前景,他还强调,Shaftesbury一直坚持与承租人通力合作,致力于唐人街的发展。

唐人街的居民和商户均对这样的情况心中有数,同时华埠各商户也意识到,唐人街还有其他一连串的问题亟待解决。除了租金上涨威胁着中餐馆的生存。在伦敦的唐人街,餐馆已成为频繁袭击的目标由英国边境署打击非法劳工。

上个月22日,伦敦唐人街举行了有史以来最大型的示威动,抗议英国边境署(UKBA) “钓鱼式”搜捕黑工行动,这也是在2007年出现类似罢工之后的第一次。

李玉媚也作为组织者参与了这次罢市,她说她也对英国目前的签证政策很无奈,“我不明白为什么边境署认为中餐馆雇佣非法劳工的原因是他们的薪酬低。中国餐馆的工作有很强的特殊性,我曾经雇佣过英国当地人,但是英国当地人不能融入中餐馆的文化,所以还是需要雇佣大量中国人,可是英国签证的政策越收越紧,我们只能用兼职。”

伦敦华埠的前世今生

自20世纪50年代起,伦敦唐人街汇集了大大小小的华人餐厅和华人企业,渐渐连成了如今蓬勃兴旺的的华人社区。

伦敦最早的唐人街位于东区(East End)。18世纪,从事殖民贸易的东印度公司(East India Company)将中国雇工贩卖到英国。东印度公司雇佣了上千中国船员,其中小部分中国船员结束了航海生涯,定居在伦敦东区的莱姆豪斯(Limehouse),这就是伦敦唐人街的雏形。

到了1914年,莱姆豪斯有数百名华人经营着林林总总30家左右的中国企业,大部分是小商铺和餐馆,主要迎合华人海员的需要。然而,二战以后这个小型华人社区却遇到了巨大的生存挑战:二战期间莱姆豪斯(Limehouse)在伦敦大轰炸(London Blitz)中毁于一旦。英国航运业衰落,工会修订了新法规,这也使得非英国籍船员几乎在整个航运业完全失去立足之地。

到了1950年,伦敦华人普遍生活贫困,甚至无处容身。不过,一股新气象却为伦敦华人带来了境遇上的转机。当英国军人从远东战场凯旋,一同归来的还有他们对中国食物的热情。一些餐馆老板在伦敦西区( West End)的爵禄街(Gerrard Street)重开餐厅,再试身手。爵禄街一直是以美食著称一条商业街,此前已有多家欧洲风味美食馆进驻。早期中餐馆在爵禄街的成功吸引了更多华人企业家前往西区谋求一席财富,至此新的唐人街诞生。

新唐人街立足点也有一段志异历史:这段历史还要从1666年的伦敦大火(Great Fire )道起,当年该区域也在大火中被严重烧毁。此后,伦敦的关注转向旧城区西部,也就是如今的Soho区,当时那里大部分是农田,毗连威斯敏斯特(Westminster)、白厅宫(Whitehall Palace)和圣詹姆斯宫(St. James)三大皇家宫殿。如今的唐人街曾是一个军事训练场,那里还保留着原始长矛和早期的火枪武器。

1677年,该区域的土地所有者Lord Gerrard授权给开发商Nicholas Barbon在军事训练场建造房屋。Gerrard Street于1685年完工。随后,Barbon在毗邻的Lord Newport东侧获得了更多土地,他在此处开发了更多房产,还建立了一个牲畜交易市场,该交易市场不仅有贸易大厅,还有相应的屠宰场,其遗址就在如今的Newport Court。

一个世纪以来,该区域都名声赫赫。楼上的贸易大厅后来转手给了一众法国胡格诺教派移民,他们将其更名为“屠夫的教堂”(the Butcher’s Church),呼应楼下的屠宰场。Gerrard Street 还因其艺术家而闻名,它曾是多位著名画家、金属版刻家和作家的常住地。Turk’s Head inn 云集着各种知识分子和政治家,他们凑在一起讨论当日时事,文艺氛围浓厚。19世纪时, Newport Market 区曾因高犯罪率和贫民窟的脏乱差而声名狼藉,直到19世纪80年代晚期Shaftesbury Avenue和Charing Cross Road新街贯穿了该区,情况才有所缓解。 与此同时,新的移民浪潮抵达,该区域先后汇集了意大利人、犹太人和马尔他人等族裔移民。 传奇人物Kate Meyrick还发起了醉生梦死的43 club夜店。爵士大师Ronnie Scott在Gerrard Street 39号建立起他的第一个爵士俱乐部。到20世纪50年代华人涌入时,该街区已经凭借精彩的夜生活和廉价的商铺租金闻名许久。

到20世纪60年代,初具规模的唐人街已成为了伦敦华人社区中心,目前也有成千上万的华人融入该区。该区域包括大型华人超市和华人旅行社,另有其他商业服务中心,可满足日渐增多的餐馆工人需求。社区在不断地发展成熟,华人社区的名望也日渐增长,当然,一同打响的还有口味正宗的中国佳肴。

扩展阅读

欢迎留言: